央行:金融政策“組合拳”成效顯著 我國金融體系運行總體平穩

  近期國際金融市場動蕩,我國央行在維護金融市場穩定上做了哪些工作,貨幣政策下一步如何規劃?3月22日,央行副行長陳雨露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給出了答案。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人民銀行採取公開市場操作和定向降準,及時設立3000億元的專項再貸款和增加5000億元的再貸款再貼現額度,還會同銀保監會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民營小微企業貸款給予展期和續貸的政策等。

  “上述組合拳正在產生顯著成效,我國金融體系的運行總體平穩,金融市場預期穩定,貨幣信貸平穩較快增長,國民經濟經受住了疫情衝擊,也為全球經濟金融的穩定作出了重大貢獻”,陳雨露表示。目前,我國疫情防控的形勢總體平穩,實體經濟活動逐步改善,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化。金融系統將按照既有的政策框架和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準確把握疫情防控和經濟形勢的階段性變化,因時因勢調整政策的力度、節奏和重點。央行將根據中國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的實際,積極參與國際合作,應對複雜形勢帶來的挑戰。

  債券市場運行

  目前總體平穩

  針對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產的需求,我國金融系統響應早、行動快、精準施策,快速出臺了一系列有效的政策措施。此外,央行在疫情發生以來還指導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做了三方面的工作:一是設立債券註冊發行的“綠色通道”,特別是對受疫情影響比較大的企業,在發行環節提供快速服務,有效化解企業資金可能出現的接續風險。2月份,企業合計發行債券7500億元,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二是在企業債券發行方面,延長註冊和備案的有效期限,同時減免債券發行的登記、交易和託管方面的有關費用。三是採取多種手段,提前化解可能出現的違約風險。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疫情的發生並沒有直接導致我國債券市場違約率的提高,國際金融市場動蕩的外部衝擊也沒有帶來我國債券市場的巨大波動,我國債券市場運行目前總體平穩。據統計,2月份以來,債券市場的違約規模維持在正常水平,其中首次違約企業的家數比去年同期明顯減少。”陳雨露表示,下一步會繼續關注受疫情影響比較大的傳統服務業、勞動密集型製造業、交通運輸以及產業鏈核心企業的經營情況,繼續完善債券違約的處置機制,切實維護債券市場的穩定,同時為疫情防控和下一步的復工復產複業提供更有力的直接融資支持。

  我國不存在長期通脹

  或者通縮的基礎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下半年以來,我國的居民消費價格有所走高。央行對未來CPI有何判斷,貨幣政策在“穩增長”和“控通脹”方面又會如何進行平衡?

  陳雨露指出,2019年全年CPI同比上漲2.9%,拉動上漲的因素主要是結構性的,是因為豬肉和其他部分食品價格供給不足所導致的。隨著各部門陸續出臺保供穩價的政策,積極進行預期引導,2019年通脹的預期是穩定的,通貨膨脹的預期沒有發散。

  對於今年1月份-2月份的CPI同比上漲了5.3%,陳雨露表示,這既有結構性因素的拉動,同時又受到了疫情對供給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既有結構性上漲的特徵,也有階段性上漲的特徵。而疫情對供給的影響、對通脹的影響可能還會短期持續一段時間,隨著我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國民經濟復工復產有序推進,生產會逐漸跟上來,商品供給正在逐步改善,物價整體的形勢將會逐漸趨於緩和,在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預計會出現逐季下降的態勢。

  同時,陳雨露強調,物價能不能夠穩定,還是取決於經濟的基本面,目前我國宏觀經濟運行平穩,總供給和總需求是基本平衡的,所以不存在長期通脹或者通縮的基礎。

  “今年2月份,在國內抗擊疫情期間,供需層面基本維持著‘緊平衡’。具體表現為居家隔離帶來的需求端減弱,以及停工停產導致的供給端減少。考慮到交通運輸受限,所以當時以供給方面的‘緊缺’為主要表現。”崑崙健康保險首席宏觀研究員張瑋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我國抗擊疫情已經取得成效,各地都在復工復產,供給端加快“趕工”,社會總需求緩慢抬升。考慮到疫情的複雜性,需求端的回暖並非一蹴而就,所以當前以供給端的“復工”為主要表現。由此前的“雙緊”演變為當前的“中性平衡”。

  張瑋認為,隨著復工比例的進一步提升,基本物資可以得到有效保障。因此,不存在供需不平衡導致的通脹或通縮,預計未來幾個月以CPI為表象的通脹壓力會逐漸減緩。

  積極引導銀行體系

  適當讓利給實體經濟

  美聯儲3月15日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1個百分點到0%至0.25%之間,並啟動7000億美元量化寬鬆計劃。美國進入“0利率”時代,我國貨幣政策下一階段發力點又有哪些?

  陳雨露表示,下一階段要把握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分階段把握貨幣政策的力度、節奏和重點,始終保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特別是要實現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的基本匹配,並且可以略高一些。

  二是充分發揮好結構性貨幣政策的獨特作用。引導金融機構特別對產業鏈的核心企業以及上下游的中小微、民營企業加大信貸支持力度。

  三是要充分發揮政策性金融作用。

  四是要加大對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發行金融債券的支持,目的是要進一步提升商業銀行整體信貸投放意願和能力。

  五是要繼續推進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以此引導貸款實際利率不斷下行。要積極引導銀行體系適當讓利給實體經濟。

標簽: